武术分类
MORE
  • 广州咏春拳十二式
          十二式的训练是由通过单独练习、借助器械练习 (包括沙包、木人桩等)、以及跟搭档进行双人散手和黏手的对练来完成。每一式都可以单独地逐个练习和进行组合性练习,能在独特的环境中使用出来。
         十二个动作能被简单地分为三种:前四式集中通过基本出捶,马和步的训练来建立身体的结构。接下来四式是训练手部基本的循环和变化,是中途截取和改变对方动作的重要工具。 最后四式包括感觉训练和结合技巧来帮助使拳术生动起来。

    子午捶(meridian punch)
          配合二字钳阳马(trapezoid shaped groin clamping horse)和沿子午线(meridian line)爆发性地冲捶(thrusting punch)的方式进行练习。并可延伸成带有冲击性的连环捶(linked chain punches)和三星捶(three star punches)。子午捶训练自身的子午线的对准,攻击对方的子午线,和共有子午线的控制。练习子午捶的方法有蜡烛功、沙袋等。

    偏捶(side punch)
          又叫偏身捶(side body punch),配合转马偏身的强大冲力出拳;偏身拳同时训练面对面、侧身或侧翼运用咏春拳;偏身捶也可以延伸为跪马捶(kneeling horse punch)。

    独龙捶 (single dragon punch)
          结合之前的两式练习的补充练习。它由前站立的位置向侧面出拳再由侧身站立的姿势向前出拳;它也可以结合连环拳和膀手活动,总的来说,独龙拳训练(咏春拳手)反应和来自侧面、背后的攻击,练习时应四个方向都练习。

    箭捶(arrow punch)
          利用独龙拳向前或向侧面进步攻击,要求身步协调;同时训练降低身体作防守 (快速站稳、改变子午线等等) 和进攻 (攻击、破坏重心、控制等等)。

    三品掌(triangle palms)
          练习摊手(dispersing arm)、撑掌(supporting palm)和耕手(cultivating arm)动作在内、外门和下路的拦截;同时也训练咏春拳手桥的三角型架构;这个动作通常要配合搭挡打出高、低拳训练。

    内/外帘阴阳掌(inside/outside yin & yang palms)
          也叫摊伏手(dispersing & controlling arms),由咏春拳两个最初级的截取动作组成一套短而密的动作;通过手桥上轻微的转变,达到拦截和打击的效果,也能延伸成踩打(run and hit)、半摊膀(half-dispersing-half-wing),等等。

    内搭(inside join)
          有时称为内帘手(inside sickle arm),由头两式组合演化,训练从子午线外门进入内门的技巧;这一式由内部控手和外部连环构成,变化包括内摊(inside dispersing)和内捺(inside grasp)。

    外搭(outside join)
          有时称为外帘手(outside sickle arm), 内门接手的补充招式,结合内门连环控手的基础运用,可以延伸为外摊(outside dispersing)和外捺(outside grasp)。

    扣搭手(detaining & joining arm)
          利用张保式的远距离接手并加上压倒势的揆捶(hanging punch)和另人窒息的紧密结构。这个动作也可以延伸成扣捺手(detaining & grasping arm)。

    扑翼掌(flapping wing palms)
          结合转动的力量用平掌攻击和令对方失重;这一招也是变化多样,包括内门和外门,可以固地练习也可以配合移马(moving horse)练习。

    压单桥(sticking single bridge)
          一种围绕沉桥(sinking bridge)的技法进行水平控制训练,通过与搭挡对练此式,可以增加对强大攻击的化解能力。一些支路用对练双圈手(double circling arms)来代替此式。

    白鹤擒狐(white crane seizes the fox)
          利有追步、杀桥(killing bridge)和角马(angle stance)去控制对方,像一把剪刀一样把对方剪下来;当鹤抓住狐狸同时也训练三道桥的运用。